關於部落格
  • 622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綱骸]龍與公主01

  忘不掉安上六道輪迴眼時無法言喻的痛,挖出原本的右眼,強制按入不屬於自己的眼球,隨便注射的麻醉手術到一半就退了,看不見東西只有火辣辣灼燒感從眼眶漫燒全身,有人按住自己的身體手腳,不顧幼童痛到連昏過去都沒辦法的哭嚎慘叫強硬完成手術。

  小小的六道骸眼上纏了灰黃的繃帶,有人架著他虛軟身子將他拋回囚禁的地方,定時餵水和沒味道的食物,每天被注射不明液體,痛覺幾乎成為生活一部分。當繃帶被拆下,依照旁人要求順利轉動眼球時,那些圍著自己的黑西裝男子一同發出喝采。

  實驗成功了!有人愉快地高喊。骸不解地跟著露出彷徨笑容,殊不知這才是悲劇的開始。

  穿黑袍的人們把骸帶到一個白色小房間,骸環視這個奇怪的空間,正前方有面可以看出去的玻璃,玻璃下方有一排好像可以拿取東西的空隙,外頭的黑袍人戴著口罩看不出性別,和黑西裝男子對自己指指點點,然後有人從那個空隙間插入一管銀亮槍口。

  「B階段!」其中一人用標準義大利語高喊,語音方落骸就聽到槍響,他不可思議地看見一發接一發的子彈軌跡並本能避開,雖然以小孩子的體能有點勉強,但至少順利通過測試。

  之後每一天,震耳欲聾的擊發聲像鍛鍊骸的反應和注意力,無時無刻威脅他的性命,骸不知道自己活著是否正確,他只是告訴自己必須對這些帶來痛苦的人復仇!就算他們是和自己同家族,也許還有點血緣關係的人!

   骸不知道父母是誰,有記憶開始就跟一群小孩子關在一起,一段時間就會有人被帶出去,然後再也沒回來,其中不乏骸的玩伴。骸越來越沉默,拒絕相信別人,拒 絕交朋友,否則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失去多少。終於有天輪到他,經歷朋友經歷過的痛,熬不過或不適應的人就死去。六道輪迴眼只是其中一項改造,還有更多奇奇 怪怪的實驗,骸反覆告訴自己──為了復仇活下去。

  骸被教授許多戰鬥知識,懂殺人、暗殺、格鬥,自從他發現輪迴眼的用途,自己也私下練習幻術,沒有告訴任何人,他們都在等輪迴眼覺醒,卻不知道骸早就在使用它的力量。

   又一個嚴峻的練習結束後,骸手臂被子彈擦傷正在房間休息,突然來人說有人要見他,不分青紅皂白就把骸拖出來,迷濛之間骸被推到大廳,他從未來過的富麗廳 堂中。一名有著蓬鬆金髮,穿淡粉色洋裝的女子立刻起身看著他,女子一站起,骸身邊的人們都恭敬地九十度鞠躬,只有女子身後的護衛因應工作需要依然直挺挺站 著。

  女子走到骸面前,用冰涼柔軟的手抹去他臉上血汙,如同一名天使慈愛地俯視骸,優雅地單膝跪在他面前:「公主,我們終於找到您了。」

  「公主?」骸感到啼笑皆非:「上一分鐘我才在為了活著奮鬥,如今卻有人出來說我是公主?這是新的訓練?」骸轉頭看著依然低頭彎腰低頭的黑西裝男人們,他們僵著身體不發一語。

  「我可以靠感應找到這代的公主,你不知道『公主』的意義嗎?」女子輕柔地撫摸,觀察骸的身體,彷彿在確認什麼:「抱歉我們來晚了,讓公主受到很多委屈。」

  骸聞聲回頭,在記憶中探索關於『公主』這個詞彙,雖然很模糊,但他聽朋友說過,公主是這個國家的最高象徵,只要有公主誕生便得以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公主並不是國王的女兒,只是一個名詞,就連性別也毫無關聯,詳細並不清楚,不過要是可以成為公主,那個人就會得到幸福。

  「大概知道……」骸變得堅定的目光盯住眼前女子。

  女子揚起春天般笑容,執起骸乾瘦的手:「那就太好了,回皇宮慢慢告訴你細節,我會教導你怎樣成為一個公主,我是你的導師──艾蕾娜。」

  「等一等,我有什麼應得的權力?」稚氣的嗓音驟然陰沉下來。

  「你無所不能。」艾蕾娜簡短有力地說。

  「我想見兩個朋友,他們在地下室。」

  「沒問題,我派人帶他們出來。」問過姓名特徵後,艾蕾娜的手下由其中一名黑西裝男子領著從地下室帶來兩個和骸年紀相仿的男孩,一個黑髮戴方框眼鏡;一個頂著金色亂髮,他們從T恤露出的手臂上也是千瘡百孔的針痕。

  骸站在兩名男孩前面像護著他們,異色眸子發出險惡光芒,冷冷地掃視身後半圈,攤開艾蕾娜攢著的手:「我要毀滅這個家族,我恨他們。」

  「以人體實驗惡名昭彰的艾斯托拉涅歐家族嗎?確實以傷害公主的罪名來說是該死。」艾蕾娜聖潔的嗓音帶著悠揚笑意,一點也不像宣判。

  骸按住艾蕾娜打算對護衛下令的手,向她要了三把槍,兩把交給縮在身後的男孩子:「犬和千種是我的夥伴。我們約好了要親手對這一切復仇。」

  說完骸拉開槍的保險,轉身就是一陣掃射,瘦小的身子必須蹲到幾乎坐在地上才能消弭後座力,他準確暴力地擊殺了想逃走的男人們,然後帶著犬和千種衝進房子裡。

  「艾蕾娜小姐,這樣沒問題嗎?」其中一名護衛看見『公主』的屠殺行為不禁低聲詢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