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15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769]龍與公主02

「為了世界和平。」艾蕾娜抱緊眼神逐漸恢復平靜的六道骸,就像摟著自己的孩子那麼親暱。

  骸把臉往艾蕾娜披在肩上的捲髮深埋,淡雅花香撫慰著他。那個香氣,就和如今抹在自己長髮上的護理液一模一樣。

  踏出艾斯托拉涅歐家族大門時,也是下著如同送葬般號泣的暴雨,長年 生活在地下實驗室的骸第一次看見雨,第一次看見真正的白晝,小小的六道骸把艾蕾娜遞給自己的傘從頭頂移開,感受上天的洗滌,從這一刻起他要往人生下個階段 邁進,已經沒有實質上可以復仇的東西了,那麼就以改變這個腐敗墮落的世界為目標吧。

  在雨水的冷冽讓骸感到腦袋悶沉前,艾蕾娜擎著自己的白色雨傘來到骸身邊,並把自己的披肩借他:「從此以後你要為了讓自己開心而活著,你什麼也不用做,光是存在就能給人們信心。」

  骸仰起纖細頸子,光線透過白傘化為柔合的氤氳落在他小臉上,艾蕾娜的形容詞似乎離自己很遠,像在形容神,如果自己可能是神,也該是革新與破壞的死神。

  但骸終究不是激進派,皇宮舒適的生活很快讓他露出慵懶天性,舞會、 音樂會、巧克力下午茶無一不順心得令他愉悅。骸笑的時候多了,雖然大概是優越驕傲的性格使然,多半帶著低溫和嘲諷。但皇宮裡確實沒有武師贏得過他,也沒有 難得倒他的天文地理,他唯一摸不透卻也懶得去揣測的,只有艾蕾娜依然保持四,五歲時和自己邂逅的樣子,偶爾問起,同時身為神術師的導師艾蕾娜總是笑著說, 因為自己是修道之人。修道是不是那麼好用?反正艾蕾娜對自己很好,骸也不想深究。

  骸喜歡自己的全部,但對於貼身服侍只讓艾蕾娜一個人觸碰自己,每次替骸整理頭髮時艾蕾娜總是覺得這樣的骸很可愛而在心底笑著:「你的頭髮變長了一些,不影響狩獵嗎?」

  「恩……過陣子替我修一修吧,但是我想留長,長髮會讓我在戰鬥時顯得更從容。」骸瞇眼得意地想像,手指按在梳妝台上和著雨聲輕敲。

  見骸並不避諱,艾蕾娜低聲繼續延續話題:「你依然那麼喜歡狩獵?」

  「你們都知道就不用再問了。」骸輕描淡寫地聳聳肩,過去他帶著滿身血腥和硝煙味回來時艾蕾娜總會念個幾句,嘮叨久了,骸竟然叛逆地演變成理所當然把染血的外套丟進洗衣籃。

  「你公開繼任過了,公主的身分做什麼都很顯眼。」

  骸不屑地從鼻腔哼了幾聲:「那些地下行業的廢人,他們的求饒與哀鳴讓我很有成就感,我很開心呦!」

  「讓你開心的應該不止那樣的事?你的戰鬥能力不應該用在那裏。」艾蕾娜開門見山地批判了,雖然骸所毀滅的都是被世間視為惡的存在,但他不能無視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睜開閃爍著焰火的異色眸子,骸皺眉盯著鏡子裡的艾蕾娜,不耐煩地低喃:「我是在做貫徹自己的事。」

  「又是你小時候提過想矯正歪扭世界的想法?確實你現在擁有力量和一切豁免權,但是你十五歲了,如果無法放大你的視野,對這個國家,對你我都會很麻煩。」艾蕾娜久違地嚴厲起來,扯住打理好的頭髮把骸拖上睡床,每個晚上骸睡前都有一堂歷史課程要聽。

  突如其來被扯痛讓骸嚇了一跳,腳步踉蹌著摔上床,他本能掙扎想爬 起,卻被艾蕾娜柔和的雙手按進床裡,熟練地替他拉起棉被像孩子時那樣,艾蕾娜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哀傷:「你將更接近爭鬥,如果你有那麼多精力,就用在解決事 情上吧。」她攤開一本古書,紙頁已經斑駁透出腐朽氣味,骸從未見過如此有歷史的書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